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与改革,促进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栏目:业界动态 发布时间:2021-10-2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量: 78
分享到:

房地产税作为长效机制,将确保地产行业健康发展,有利于社会资源转移到实体经济与扩大消费,恢复住房的居住功能与民生属性。

日前,为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与改革,引导住房合理消费和土地资源节约集约利用,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

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当中,最早提出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改革”,并在次年于上海和重庆两地试点。随后几年,不动产登记实现全国联网,并多次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但由于宏观经济以及国际国内环境的不确定性,影响这项改革推迟至今。日前,《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在8月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的部分讲话内容,在“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章节,他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做好试点工作。

房地产首先是民生问题,居者有其屋是最低的权利与最大的民生;房地产一直是支柱产业,在我国经济崛起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拉动了很多产业,但也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产业结构;房地产业更是家庭的一笔财富,根据央行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住房占比近七成,住房拥有率达到96.0%。

住房的财富效应,使得一些先富起来的人囤积住房坐等升值,使得住房有了金融资产的属性,并成为拉大家庭贫富差距的主要途径。当然,与土地有关的出让收入与税收是地方财政主要收入来源,一定程度上支撑了全国城市化过程中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出房地产税有利于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开辟新的税源。

我国进入新阶段,借助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时,房地产的约束作用日益显现。这是因为,由于对住房涨价的恐慌和预期,购房成为家庭不惜一切代价的消费或投资,导致居民部门杠杆率已经高达72%左右,不仅吹大地产泡沫,也对消费产生挤出效应,严重影响以扩大消费为主要目标的国内大循环。尤其是我国房价收入比较高,为了金融安全,首付比例与按揭利率都处于较高水平,导致家庭部门在住房支出方面占比过重。因此,需要避免继续依靠房地产发展经济,通过房地产税减少投资和投机行为,削弱其金融属性,抑制房价继续上涨。

由于中国工业化与城市化同时在较短的时间内快速推进,在发展过程中有大量先富群体,而住房供应速度慢于城市化速度,导致房价自2000年以来快速上涨,先富群体以及部分城市拆迁户拥有了大量住房。高收入群体可以承受部分区域高价项目改善居住条件,但会带动整个城市楼市价格不断上涨,让中低收入群体承受了超过自身购买力的房价。投资住房赚取了巨大的资产增值以及租金等流量收入,而中低收入群体不得不承受更多的负债,而这些高息负债可能来自少数富裕群体的储蓄持有。

与此同时,大量年轻人毕业后努力打拼要将三分之一的收入交给房东。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全国50个城市超七成房租相对收入较高,其中北京、深圳、三亚、上海四个城市的房租收入比超过45%。显然,城市形成了有多处住房以及无房者之间的财富鸿沟,这不利于优化社会收入分配格局。推出房地产税这一长效机制,有助于抑制投资行为以及房价过快上涨,同时在房价过高城市大力投资公共租赁住房,解决年轻人的住房需求。

房地产税作为一个新税种,并不会承担打击房价的功能,更不会去制造金融风险,而是作为长效机制确保地产行业健康发展,避免通过住房资产杠杆放大贫富差距,有利于将过度涌向地产投资领域的社会资源转移到实体经济发展与扩大消费,恢复住房的居住功能与民生属性。毫无疑问,房地产业会继续在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将回归理性、健康和平稳的轨道,告别全社会疯狂、焦虑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