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带火磷化工 市场均价翻倍 高品位磷矿石破千元高位

栏目:业界动态 发布时间:2022-06-0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量: 113

新能源汽车带来的增量,打破了磷化工板块原有的平衡。

6月以来,磷矿石开始加速上涨。截至6月8日,百川盈孚跟踪的磷矿石市场均价为947元/吨,较去年同期462元/吨的价格上涨105%。

其中,高品位磷矿石价格更为坚挺,部分市场价格已达1200元/吨,而这类矿石对应的下游需求正是新能源。

对此百川盈孚磷化工行业分析师姜晨晨指出,“作为传统行业,磷化工自身供需相对稳定,下游主要以化肥、农药为主,但是随着新能源需求的增加,原有的供需平衡关系被打破。”

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例,两大核心原材料为磷酸铁和碳酸锂,其中磷酸铁所需的磷酸,则可以通过磷矿石酸化或者是以黄磷为原料生产而得。

回顾磷矿石历史走势,也可以看出,2020年上述市场均价始终维持在每吨300元至400元区间运行,但是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磷矿石价格出现明显上涨,这一时间点与国内新能源汽车的放量时间点相符。

有企业已暂停报价

磷矿石大周期上涨的逻辑,与锂矿石很相似,都受到了终端应用领域扩围带来的需求增量带动。

就现有市场供给格局来看,二者也都面临着矿端资源锁定,可供市场化出售部分数量较小的情况。

当前,我国磷矿资源主要分布在湖北、云南、贵州、湖南和四川五省,磷矿保有储量全国占比超过80%。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贵州大多企业仍旧暂停对外接单以及报价,发运前期订单为主;四川、湖北两地,则处于高位挺价或小幅上调状态,后期仍有计划上调。

“主产区主流企业磷矿石改自用为主,仅有少量对外销售或部分一单一议。不仅如此,部分企业在减少外销货源的同时,还对外采购高品位矿石,导致市场流通货源较少。”百川盈孚指出。

这也是其行业特点所决定的。国内磷矿石产能排名靠前的企业,多为自产自销的“一体化”龙头,如贵州磷化集团最终是以复合肥、精细磷化工产品形式出售,云天化产品则以商品粮、化肥原料及产品为主。

从整体供给情况来看,随着多年的开采,市场对高品位的矿石消耗巨大,磷矿平均品位持续下滑,叠加上述外销数量减少等因素影响,进一步推升了高品位磷矿石的价格。

百川盈孚数据显示,6月7日,贵州、四川30%品位磷矿石市场参考价为950元至1100元之间,云南地区主流企业则已暂停报价。

到6月8日,磷矿石四川地区30%品位交货价继续上行,高端价格已调涨至1200元/吨左右。

另据生意社人士反馈,现阶段市场供给最紧张的就是高品位磷矿石,向其提供报价的供应商30%品位矿石价格达1030元/吨,20%多较低品位的磷矿石相对宽松一些,市场价格维持在每吨600元至700元之间。

即便如此,国内与国外市场仍然存在着不小价差。

国际市场,磷矿石价格在1500元/吨左右,加上运费高品位磷矿石价格甚至可达2000元/吨。

这主要受到国际化肥价格高企的影响。今年以来,受到俄乌局势影响,氮肥、钾肥价格均出现大幅上涨,这也对磷肥及其原料价格形成了带动。

“国内外的价格差距,促使国内磷矿企业倾向于出口为主,看涨心理强烈。”百川盈孚指出。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4月,国内磷矿石出口量为4.02万吨,出口同比减少31.84%,环比增加66.38%。

下游成本传导:化肥大于新能源材料

“磷矿石的下游,具体可以分为磷肥、黄磷、湿法磷酸三个方向,最下游行业则包括了化肥、农药、新能源和精细化工等领域。”姜晨晨介绍称。

她指出,整体上看,下游需求保持相对稳定,但是来自新能源方面的需求增量十分可观,“按照投产进度来看,如果项目都落地,会对矿石带来非常强的价格支撑”。

这在高品位矿石方面,表现尤为突出。

据本报此前报道,2021年下半年,曾出现磷酸铁锂的密集扩产潮,行业内、外部企业集体加码磷酸铁或磷酸铁锂产能,今年则是上述产能一期项目的密集落地节点。

此外,包括云天化、湖北宜化、兴发集团在内的原有磷化工领域龙头,也在通过自建、与动力电池材料企业合作等方式,介入到正极材料领域。

这也是为何当前高品位矿石较市场均价出现大幅溢价的主要原因。

“矿石价格上涨后,多个磷化工产品在成本抬升的影响下,价格跟随上调。”姜晨晨介绍称。

以黄磷为例,2021年5月受限电影响,该产品曾出现大幅上涨,但是跟历史价格相比当前价格也处于相对高位,“往年价格运行区间在每吨1万到2万元之间,现在则是3万到4万元之间”。

不过,进一步落实到具体产品上,则需要视其行业内部供需情况而定。

仅就当前价格表现来看,磷矿石价格的上涨,对肥料领域的影响要大于新能源材料环节,这主要因为二者成本构成存在明显差异。

以工业级磷酸一铵为例,下游最大消费领域为水溶肥。

按照现阶段生产成本、价格计算,磷矿石成本占比大概在40%左右,其他原料成本包括硫酸、合成氨,占比分别在30%、10%左右。

新能源材料方面,虽然磷酸铁价格近期仍然维持2.5万元/吨的高位,但是另一原料碳酸锂价格则高达47万元/吨,占每吨磷酸铁锂原料成本的80%以上。

再如六氟磷酸锂,原料中使用到的五氯化磷成本,也要远远小于所消耗的碳酸锂。

所以,新能源材料领域对磷矿石涨价的敏感性很低,其价格容忍度也要远远高于锂精矿和锂盐产品。

若从该角度来看,亦不排除磷矿石尤其是30%高品位磷矿石进一步上涨的可能。

至于接下来的变量,姜晨晨认为有二。

其一,需要看新能源方面的需求增量兑现情况,如若这部分增长点体现不出来,对磷矿石的支撑效果就会有所打折。

其二,需要关注政策面的变动,已有不少企业反馈矿石短缺已经影响自身生产,而磷化工下游的化肥、农药又涉及民生领域,所以也不排除调控的可能。

(作者:董鹏 编辑:林虹)